记忆的花海

那个春暖花开的季节,午后的阳光总是那么的明媚诱人。傲雪吃完饭后,散步在路边。看见路边有两个秋千,她走上前,默默的独自坐在路边的秋千上,轻轻地闭上了双眼,静静地享受着午后阳光带给她的温暖。

“我,我,可以和你一起荡秋千吗?”,一个小女孩出现在了傲雪的跟前,小女孩儿用很期待的目光望着傲雪,期待着她的回答……

缓缓的睁开眼睛,抬起头,她看见了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女孩,眼前的这个小女孩儿,眼睛大大的、看上去非常可爱、调皮。刚一见面,两个人似乎一见如故。有说不完的话,道不完的话题。直到黄昏夕阳西下,天边映出一片一片的火烧云,各种各样的云把天边装饰的极其绚丽,聊到最后,走的时候她们还不忘记说再见,并约定好第二天下午还要再秋千这里一起玩、一起荡秋千。从生病到现在,从来未有过的快乐出现在了傲雪的心里。

傲雪清楚的记得:自从七岁病了开始,由于医院耽误了最佳的治疗期,傲雪再也不能回学校和她的伙伴们一起学习、一起在校园里追逐打闹、一起去听老师讲的那些神秘莫测的星体,她多么渴望再次走进校园。但现实毕竟是现实,她必须接受。并要调养两年、恢复两年才能再次步入学堂。也是这个病使傲雪从此变成了残疾,为了恢复说话能力和运动能力。傲雪的爸爸每天教她学说话、她的妈妈带着她做康复锻炼……终究有那么一天,傲雪站起来了,她说话虽然不太清楚。但是,希望的奇迹总算在傲雪的父母的期盼下出现了!虽然每次走在街上,有那么几个人都会在她的身后指指点点、投来异样的目光。她的心里不惊一颤,是失落?还是伤心?心里相似倒翻了五味杂瓶一般:酸、甜、苦、辣、咸,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第二天下午,傲雪早早的坐在了秋千上,期待着那个女孩的出现。她想:那个女孩说的也许只是玩笑吧,而自己却把它信以为真了?

想着想着…一双小手蒙住了她的眼睛,调皮的说:“猜猜我是谁?我还以为你没到呢!”

傲雪突然发现,昨天玩的一时兴起,居然忘记问她名字了。傲雪羞涩的转到她的面前,粉嫩的小脸蛋刷的一下变得红彤彤的,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说:“对了,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那个女孩鬼灵精怪地笑着说:“呵呵,我叫冰柔斓月,你呢?”

傲雪惊讶的发现,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并说:“我叫北宫傲雪!”

“好有诗意的名字啊!”澜月感慨道。

“你的也是啊,”傲雪害羞的说道。

从秋千上,两个小女孩闲聊着,聊着聊着,傲雪知道了斓月比自己要小两岁。也是这个菊花盛开的季节去上一年级。傲雪给澜月讲述了她的身世,她也是在这个秋季重新踏入校园。

如果两个人可以分在一起,做同班同学。然后,望着对方,痴痴地笑了……她们把这个相遇叫做了秋千之约。

澜月邀请傲雪去她家做客。在路上,“沙沙”的树叶声中,她们有说有笑,傲雪还问了澜月一个比较可笑的问题:你是男的,还是女的呢啊?

澜月一本正经的说:“当然是女的呢!只不过妈妈嫌我的头发不怎么黑,就给我剃了光头了!不过,你的头发好美啊,长长的黑黑的,真美啊!”调皮的声音中带着稚嫩的语气。

“呵呵,一般般啦”傲雪害羞的说着。

说着说着,就到了澜月家。澜月家中,有奶奶、爷爷、爸爸、妈妈和她。家里的摆设简单而又温馨……

在澜月的家里玩了一下午,澜月才肯放傲雪回家。回家时,澜月依依不舍的把傲雪送出了家门,说:“记得要常来我们家玩呀,一定哦!”傲雪挥手告别了她,踏上了回家的路。

这一下午,没有歧视、没有异样的目光。很感谢澜月给了傲雪一个充满欢乐的下午!

(二)

傲雪从此再也没有见过澜月了,因为妈妈要带她去市里看病。每天奔波着、忙碌着……

但她没有忘记那个约定。在闲暇之余,也会到路边的秋千旁去等澜月。偶尔心里会有一闪而过的念头:要不去她家找她?那她还会认识我吗?

种种的顾虑使傲雪没有勇气去找澜月了。半年过去了,又是一个菊花盛开,夏去秋来的季节,傲雪重新踏入了那离去已久的学校大门,又可以和久久未见的伙伴们一起上学、下学、玩耍、嬉戏了。同时还可以每天看见自己的好朋友澜月了,按耐不住的狂喜在她心里慢慢升腾,久违的微笑重新出现在傲雪可爱的脸庞上。

上课时,她和小伙伴们互相互助、在成绩上你追我赶;下课时,一起嬉戏、一起打闹、一起聊天。老师非常佩服傲雪的坚强不屈、乐观、对生活充满了希望的个性;伙伴们也很羡慕她们两个人,校园生活过的精彩丰富。

又是一年丁香花开的季节,校园里弥漫着淡淡的清香。同时迎来了六一儿童节。这是傲雪自病之来,最难忘的六一。

老师安排下的课本剧《蚂蚁和蝈蝈》,她一丝不苟的完成了;在文艺汇演中,也受到了校领导的一致好评!使她在这次的表彰大会上荣获了“好孩子”的称号。澜月给了她最热烈的祝贺,也分享着傲雪的骄傲。

暑假,一个漫长的假期,紧接着,在一个大雨磅礴、雷电交加的夜晚,澜月在父母那里接到一个噩耗:自己要回老家上学!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澜月原本灿烂的笑容唰的一下,变得不知所措了……该如何去和傲雪说呢?澜月并不想让傲雪伤心、难过。如何向傲雪说才能不伤害傲雪呢?她苦思夜想……

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窗!最终还是让傲雪知道澜月要回她老家上学的事情了。傲雪脸上出现了从未有过的惊慌失挫,这该怎么办呢?澜月要回老家上学,自己以后还能不能看见她了,能不能和她一起荡秋千了?傲雪不知道,她也不想知道。在澜月回老家前,傲雪把澜月约到老地方,两人坐在了初时的秋千上,聊了聊好多近半年里的发生的故事。

澜月说:“自从那天下午之后,我依旧在老时间、老地点等着你,你却迟迟不来!”

傲雪心里产生了一丝对澜月的愧疚,说:“妈妈带我去医院针灸,要每天跑呢。那个针灸非常疼,从头到脚都是针。”

澜月把小手放在傲雪那因病而瘦了不少的手上心疼的说:“那你不哭吗?”

傲雪握住澜月的手自豪的说:“心里想到了你,就不觉得疼了、不哭了。要坚强起来,如果我不看病的话,就没有机会和你是同班同学了。”

澜月对傲雪说:“瞧,虽然不能是同班同学,但是可以成为最好的好朋友。那你也可以有空来我老家找我呀?”

“到时候,我怕你不认识我。”傲雪摸着脸不好意思的说

澜月露出可爱的笑脸开心的对傲雪说:“怎么会呢?我们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才对!”

两人开心的笑了……

(三)

澜月的妈妈定下了去老家的火车票,准备第三天出发。

可是,澜月心里却终究放不下傲雪,再一次把傲雪叫了出来。一见面,澜月心里的委屈、难过、伤心都释放出来了,抱着傲雪狠狠的哭着……

傲雪心里虽然难过,但脸上依然强忍着一丝丝微笑,对澜月安慰道:“傻丫头,你哭什么?又不是不见了。有缘分,就可以再见的。”

澜月红着眼睛说:”因为我舍不得你,说好了,要一辈子的朋友。却没有说到!短短的半年,却要分开,再次相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傲雪替澜月擦了擦红着的眼睛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你瞧,这就是缘分:在我最失落的时候,你的出现,给了我最大的勇气、自信和乐观。不要说舍不得,因为舍不得难过。以后在老家,一定要好好学习哦!你若安好,便是我最大的晴天。”

澜月哭得更厉害了:“雪儿,你就骂骂我吧、这样,我心里有好受些……因为我骗了你,说好不分开、说好一辈子的好朋友。而我,却没有兑现了这个承诺。我马上就要回老家上学了,没有办法再和你见面了。”

傲雪并没有生气,摸了摸她的头说:“笨蛋,不要再哭了。再哭、你的眼睛就要变成了兔子眼睛了。不许哭了、我不允许你再哭了。谁说你骗了我?好朋友不一定每天就黏在一起啊,如果咱们都长大了,有了工作,你还会因为舍不得我而不去工作吗?到了老家,可以写信、打电话,也是一样的,不就是少见几次面嘛!假期还要回来的!”

澜月擦干了眼睛,望着傲雪说:“真的,可以这样吗?”

为了不让澜月再伤心、难过。傲雪说:“当然咯、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澜月高兴的笑了,拉住傲雪的手说:“你比我大两岁,就当我的姐姐吧?”

傲雪很开心的答应了,心里却好舍不得澜月的离开。为了给她留一个最美的印象,她始终没有哭。

陪着澜月走遍了和她一起欢声笑语的每一个角落,一起追忆这点点滴滴的快乐……这时,金黄的树叶缓缓落下,随风漂荡着,漫天飞舞的黄叶,陌名的凄凉,出现在街上,出现在两个落寞的小女孩的心头上,。

把澜月送回家后,傲雪再也忍不住了。她哭了,哭的那样撕心裂肺、那样的无助、那样的绝望……

一些话,可以安慰了别人,却始终安慰不了自己。人生就是这样。未来的下一秒,谁都无法预知将会发生什么!是悲伤、还是欣慰?没有人能够准确的获悉。也是缘分吧!两个人在秋千上相遇、相识、相知,但却要在下一个路口背对背离开。这,大概就是命运罢了!

傲雪将澜月送到了车上,并交换了礼物,可以让彼此思念的时候,看一看她们的礼物。

她们俩四只红通通的眼睛对视着,两人之到分离没有说一句话,傲气不想让澜月看出自己的不开心,强忍出微笑面对着澜月。

列车缓缓驶出了站口,傲雪望着列车的背影,只能祝愿她在老家一切安好!自己却背对火车,泪水就像瀑布一样哗哗的,流淌而下,久久不能平息,

那种孤独感又席卷而来……

(四)

深秋时分,傲雪在学校里学完了本学期一半的课程。学习的压力始终在傲雪的肩膀上,因为她一定要比别人学的好,才能使她更加坚强,放学了,傲雪静静的走在那条熟悉的小路上,“如果澜月在就好了,那么我就可以和她述说我的苦楚了……”傲雪这样想着。

不知觉间夜色已经降临,天边的云彩不再像太阳的嫁衣,把周边的天空装点的格外美丽,而是掩盖着天边无限的黑暗。大街上一片漆黑,仔细听到只有一片片淅淅沥沥的声音缓缓进入到了傲雪的耳朵里。哦,原来下雨了,这时,傲雪才有所醒悟,继续默默的走在无人的大街上任由雨水打在身上,淋湿着自己的翩翩彩衣。

霏霏细雨落在了那残缺的叶子上,瞬间把叶子打落了下来,雨从淅淅沥沥变成一丝一丝,傲雪的头发上起初坠满了晶莹的小水珠,把傲雪装扮得像死亡世界里的某个堕落的精灵。现在头发全湿了,两侧鬓角的头发已经垂了下来,水珠顺着头发落得很快:有些落在傲雪的衣服上,有些落在地上,还有的一些顺着她的脖子流进了流到了她的前胸和后背,更能体现出傲雪失去澜月的失落和悲伤。

凉气渐渐的弥漫了她的全身,傲雪不禁打了一个寒战,太凉了。皮肤已经出现麻痹的感觉,许许多多的鸡皮疙瘩出现在了傲雪那雪白的皮肤上,那条曾经熟悉不过的小路仿佛已变成的陌生不堪。

这时,傲雪愣住了,突然她想到,这难道是……是……一时,傲雪不敢再往下想了,难道天给了傲雪暗示,真要她和澜月之间的关系从此就变成陌路?曾经那么熟悉、那么美好的记忆涌上心头,像电影一般一幕一幕的播放着……

傲雪顿时掐断了所有与澜月在一起的回忆,默默虔诚的将手掌合拢,仰视着天,祈求着:牛郎与织女因触犯天条才被王母狠心的除去,可是神仙为什么就不能有七情六欲?为什么就应该冷若冰霜?

傲雪想不通,还好,自己和澜月不是神仙。也明白了为什么人们经常说:只羡鸳鸯不羡仙咯,天——你不能这样绝情的!

不知不觉傲雪回到了家,很快的把干净的衣服换上,要不然明天会生病的,如果澜月知道自己淋了雨,会把自己骂死的。想着明天又是一个周末,自己该做点什么呢?

茫然了片刻,如果澜月在就好了,一起把老师布置下的周末作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写完,然后要一起去公园拍照。秋天的场景,一定是别有风趣的:树叶变黄了,变红了,还有变成了半黄半绿颜色的。他们已经经不住秋风的吹袭,纷纷扬扬的从树上落了下来,就像美丽的黄蝴蝶在翩翩起舞。落在地上的叶子厚厚的,像铺了一层美丽的地毯。也只有那挺拔的松柏和冬青,在秋风中挺立着。花坛里的许多花都凋谢了,只有不怕寒冷的菊花竞相开放。下午我们会一起去画画、一起去吃烧烤……可现在,少了澜月,傲雪做这些还有什么意思?

不能再想她了,事实上最后,傲雪还是把一天给安排妥当了。

早晨起床,傲雪发现自己有些轻微的感冒,服了两片治感冒的药就开始忙碌起来。傲雪首先把自己昨晚淋湿的衣服洗了,然后就开始写作业。中午为自己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饭,下午热火朝天的搞起了小窝的卫生,傲雪要把她的小窝洗涮的干干净净。由于课程的紧张,她已经很久都没有打扫过了。门窗上不让它有灰尘,玻璃上不让它有脏痕,还有地板上也要擦得一尘不染。傲雪几乎用刷子把地板的每一个角落都擦了一遍。

初冬的空气里凉意四伏,而傲雪浑身却热气腾腾的,额头上甚至还沁出几颗汗珠,来抵抗她轻微的感冒。

哈!好干净、好整洁的家呀!傲雪把自己向床上一扔,喘着粗气,欣赏着她的成果!

这时,电话铃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