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歌

   长歌
                           1
  我和小涛哥经常在学校旁边的一家面馆吃面。油花花的炸鸡蛋,红彤彤的牛油,绿油油的香菜,配以少量牛肉和细如蚕丝的面条,就成了我和小涛哥在食堂出现头发丝事件后的每晚干粮。
  又是一个很平常的晚自习下课,我和小涛哥照常耷拉着拖鞋,一步一拐地到面馆里去,小城的霓虹灯照耀在头顶,像彩色的丝绸,光带洒下大量的无机盐,使得我们感到湿湿的盐味儿。在面馆里,我们依旧消磨着为数不多的时光。
  “你看。”小涛哥说。面馆里的香气弥漫,朝他手指方向看去,是和我们一样的顾客在大块朵颐。
   “怎么了?”
  “你有没有一种感觉?”
   “什么感觉?”我感到一种沉重的危机感,小涛哥一定要说什么重要的事情。
  “你看,面馆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比如那个络腮胡子,就喜欢吃辣味十足的牛肉拉面,你看那个衣香鬓影的女士,她就是淡味道的忠实者。还有那个,他每次来都要加上许多的醋。”
   “你的意思是?”
   “每个人都是那么的不同,区别是那么的大,就算是这样不足几十平米的巴掌大面馆,也有这么多的不同,你有没有觉得一种震撼的美感?”
    “是的。是的。”         
                                                                ——序
  小涛哥一直是喜欢画画的,他主要画速写,有一天我们路过一座人行天桥,小涛哥就无比感慨的说:“你看,我们每次走过这座桥的时候都有许多白鸽子,你有没有觉得这些鸽子会说话?”
  “他很随便的说说,我却很认真的难过。”小四说过。
  现在,小涛哥在上海某处沉醉在世界杯的欢乐之中,而我依然小酌咖啡,在电脑前百无聊赖地写作,故事真的变了很多,甚至那些年“死鱼白色的大脑袋”都不能用在时髦的computer上,而我却还是那个充满着奇怪想法的笨小孩。
  暑假的有一天,电视里出现了东方明珠塔的画面,我记得小涛哥说过他会在塔顶给我发一张照片,这时,我看到那晴彩辉煌的明珠塔上闪过一个亮光。我就在想,那,是不是我的小涛哥呢?
  有人叫我去唱歌,在ktv里我点了一首杨坤的空城,听他用沙哑有虚幻的声音唱“这城市那么空,这回忆那么凶,这街道车水马龙。”回家的时候街上真的车水马龙,繁华的样子 让我满心难过,是没有他的空洞感,像死神用血淋淋的屠刀剖开我的身躯,一点一点,让粉红色的细胞喷出,然后是漆黑的夜幕将我吞噬,所有的梦想,所有的希望,所有的光芒全部都变成了灰色的尘埃。
  却不知道该如何离开。
  却不知道该如何离开。
  却不知道该如何离开。
  后来,也就没有了后来。
  记得小涛哥常常跟我在田野上行走,陌上花开缓缓归,夜夜无言月连连。蝉声清脆,月光姣姣,在一个笑笑就散去的夏天,跟着小涛哥一起去了上海,那高楼耸立,那灯火辉煌,那风声浩荡,那江声隆隆,我们站在那黑色铁山上看着我们在楼顶放飞的纸蝴蝶,那上面是我们的笔迹,是我们的挂念,还有小涛哥一幕幕的铅笔画。
  我只记得那个暑假去了上海欢乐谷,只记得惊险的大摆锤,其他的,一无所知。
                               2
                              廿岸
  很多年之后,我在一个海滨城市找到了谢洛,头发蓬松、垢面不整,见到他之后,他只说,请带我回家。
  我和谢洛长久不见面,一刹那互相都认不出来,完全凭借一遍遍幻听中彼此的声音所辨识。谢洛带我去了海边,那里的沙子白的跟贝壳一样,惨白的路灯在远方遥相呼应,这地方没有山,因而显得突兀和迷离。
  潮水击打着我的足底,像魔法书里常常记载的阴险吓人的恶魔,又不免的隐隐担心起来了。海洋发出一声深沉的叹息,像抽了鸦片大烟的老农,那咳嗽声不土部阳,阴阳怪气。
  轰隆隆,打了雷一样,向那远处望去,深灰色的水下有什么巨大的物什在独自发抖,像一场在广阔草原上兴起的交响乐,狮吼一样,隆起山的豪放;呼啸一般,陷下海流的怒火。他就那么威胁着你,拿着一把比时间还要锋利的刀子,撕裂你的头脑,你的面目,你的胸膛,你的腹部,你的脊背,只把你全身割的没有一块好肉。
  我们去走走吧?谢洛提议道。
  去哪里呢?我问。
  去城里,这里很美。他说。
  于是我就去了,从小生在山城的我很没出息的海恋恋不舍,远处发出一声鼾鸣,深沉的气息。
  这里的确很美,灯红酒绿,灿烂非凡,却不是谢洛原来会来的地方。他曾是那样的一个好学生,一不抽烟,二不喝酒,三不赌博。
  但是现在,他正在费力的打开一瓶高酒精度的伏特加,嘴里叼着一根烟,眼睛不时的眯起来,瞄着选大还是选小。
  “啪嗒”色子停下来,谢洛选的是大,那赌博的老板也报出了大。
   一千块。
   谢洛叼着的烟被揉成了一团固化物,烟草的味道其实并不难闻。他端着酒杯子跟我说,你要不要来一口?
   我说不了,我不喝,平常最多也就喝点冰锐。
   冰锐也能叫酒?他说,很不屑的表情。
   我说不算吧。
   他沉默下来,灌了一大口,打了个酒嗝。
   我们去了这个城市的最高的天台,没有人。坐在屋顶弦边畅快而放肆的吹着大风。
   哦哦哦!!!他大喊道。
   中南海的口感,其实很不错的。谢洛说,缓缓带一点沉重的鼻音。
   我又不抽烟。我笑了。
   我第一次抽烟的时候,给我烟的人就这么说的。谢洛似乎不是对我说话,眼睛虽然很有神,但是却看的是那遥远的苍穹。他掏出半打香烟,散在地上,随便选一根,画上自己的名字,漂亮的花体字,开始吞云吐雾,火红的火星开始蔓延,将烟头染成焦炭。刺鼻的烟味儿和灰白色的“仙气”
   你为什么喜欢抽烟呢?吸烟有害健康啊。我说。
   不为什么,解闷儿。我命不值钱。他答道。
   呵呵。我几乎笑不出来,嘴角一阵阵的抽搐。
   然后我们就开始下楼,潮湿的海风挟带着盐味儿。我们两个满眼的水雾。
   我们去海边看看。谢洛说。
   好啊。我说。
   月光姣姣,不让星星相随,平坦的大地下了恶毒的诅咒,天幕黑黑。我们长久坐在岸边,这里无沙,只有奇形怪状的黑色礁石,很适合用来深思。
   你说对岸是什么?谢洛很少见的笑了,自从我来此地,就很少看见他再笑,笑的很干净,很开朗,为了我的到来,他特意剪了短发,一如从前。
   我想了一会,说道,我不知道。
   月光迷人,远处是一头蔚蓝色的鲸鱼在用沉重的鼻音在鼾唱,歌声流转到梦乡。

标签: 高中 | 高一 | 小说 | 叙事 | 20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