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的雨,七月的遇

楔子

曾经,我们以为一遇见就是永远了。

直到,我们分离的那刻到来,才发现我们所谓的永远,竟是那么的短暂。

我们还是为了我们心中的永远努力着,但青春总是遗憾的。

七月的雨,七月的遇。

那个少年,感谢在最美的时光,让你来到我身边。

01作为一个准高三生,暑假补习必不可少,七七也不例外。如果没有那场雨,也许七七会一直重复着补习班,书店这两点一线的生活,可偏偏下了场雨,那是在她从书店返回补习班的路上。雨势太大,无奈,七七只能在快餐店门口躲雨。

她看了眼手表,已经快到中午了,店里时不时飘出的菜香,盘旋在她的鼻尖,冲击着她饥饿的神经,因为手中拿着的琼瑶全集,已经花光了她所有的零花钱。吞下一口口水后,不舍的转过了头,可怜巴巴的望着黄豆大的雨点,啪嗒啪嗒的打在地上,然后开出一朵朵绚烂的雨花。

你们真像我破碎的心,七七心想。

快餐店来来往往的人渐渐多了起来,顾客们似乎达成一致似的,不论谁进去或是出来,总会瞟一眼七七。七七被看的极不好意思。

你们都不在别人屋檐下躲雨么?七七不满的嘟起了小嘴。

此刻,七七也顾不得雨势大小了,只想快速离开,谁知,刚想抬脚就撞了个满怀。和自己皮肤接触的部分,还凉凉的,好像还滴到了脚上,一滴,两滴,是水。

运动鞋,短裤,白色背心,七七细细打量着抬起头,是一个高出自己一头的男生。浓密的眉毛叛逆的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装点着乌黑深邃的眼眸,厚薄适中的红唇,泛着迷人的色泽。七七愣愣着盯着那完美的脸型。

男生毫不躲避她的目光,也盯着七七。

一头如墨的黑色长发散在身后,和没有太多花草图案点缀的白色及膝连衣裙相互映衬着,白皙的手腕上戴了一个普通的白色手表,右手的五色发绳是方便七七随时扎起头发的。一切的打扮都是那么简单,就如同眼前的这个女孩,清澈的双眸,没有任何杂质。

他被雨淋湿的头发还在滴着水珠,落在七七的脚上,手上,脸上。

七七感觉凉凉的,这才回过神来,尴尬的后退了一步,收回了对视的目光。

“抱歉啊。”男生不好意思的拿手将前面滴水的头发梳到了后面,因被雨淋湿,反而更好定型了。

“没,没事。”七七支支吾吾的,脸涨的通红,使劲摇了摇头,像拨浪鼓一样。

男生嘴角漾起淡淡的笑意,如雨后的阳光,散发着暖暖的味道。

七七尴尬的笑笑,收了下额前被风吹乱的刘海。那极富杀伤力的微笑,又让她别过了头。

雨又大了起来,急促的从天而降,暴烈的打在大地上,没有任何的怜惜。风也来助威,不远处的牵牛花无处藏身,东倒西歪,没带伞的行人也四处逃窜着躲雨。

没带伞的孩子只能努力奔跑,七七看着这一幕,感叹着,没钱吃饭的孩子只能饿肚子。七七的五脏庙不争气的反抗着,她看了一眼手表,已经12点了,可怜的乖乖们。

“肚子饿了。”

“我不饿。”

男生看着七七纠结的小脸,说:“去吃点东西吧,”他朝身后的第一次快餐店努了努嘴,冲着她笑了一下。七七咽了下口水,看到手中的书,脸上孩子般的兴奋又被失望取代了。

“走吧,我请你,算是和你道歉,不过我也是个穷小子,可请不起大餐。”男生玩笑的说了句。

思索了一下,七七还是和他进了快餐店,并许诺留下手机号,下次把钱还给他。就这样简单的他们相识了。

“阿朗”与男生年纪相仿的服务生热情的走过来,眼睛却在七七身上打转,并朝男生坏笑着,客气的问了句:“你们吃点什么?”

七七瞪眼看着神经兮兮的两个人,满脑子疑惑,但是当吃什么出现时,也顾不得许多了,脱口而出了句:“清汤面。”忽而一想,对面的才是买单的主,忙转头不好意思的笑笑:“你点吧。”

“两份清汤面。”

快,就是第一次快餐店的招牌,三分钟不到,服务生就端上了面条,除此,还有一套干净的衣服。男生在洗手间换好衣服,又重新坐下来。

“你们好像很熟啊,朋友?”七七还是没有按捺住好奇心。

“他叫陆宇,是我的朋友,在我叔叔家打工,这家店是我叔叔开的。”男生笑笑,解释着。

没有了更多的交谈,七七低下头优雅的吃着面条。也许真的没有一见钟情,但是总会有某张面孔,因为某些原因,深深的刻在你的记忆里。这种人可能不在爱的行列,但是绝对属于喜欢。

缘,妙不可言,遇见,也是如此。你永远不知道,下个路口,你会看到怎样的风景,遇到怎样的人。

快餐店的顾客越来越少,男生和七七却并无要走的意思,尤其是忘记带伞的七七,她可不想成为一个小落汤鸡。

外面的雨依旧那么大,坐在店内,七七还可以清晰的听到雨点打在地上的声音,啪嗒啪嗒的。牵牛花还好么?七七忽然想到,透着窗子向外望去,幸好选了窗边的位置,还可以关注下那个小生命。

它还是那么的坚强,虽然东倒西歪的,但是并未屈服,就像…妈妈,十七年来…想到这,她的眼眸黯然了。

七七和男生就这么静静的坐着,谁也没有打破沉默的氛围。

等,雨停。

一个电话打来,七七匆匆离开了快餐店,如果故事没有接下来,那么这里可能就是结尾了,七七走了,也没有留下男生的电话号码,她只记得,他是个阳光又温暖的少年,有人叫他阿朗。而他确是在七七匆忙中落下的书上,看到了她的名字“七七”和她的。

他重复着七七的名字,她,真是个可爱的女生。

02、是不是因为我们太爱丢三落四,才制造了那么多的再次相遇。

——七七

七七匆忙赶上公交,才想起书被落在了快餐店,因有其他事情,只得明天再去拿,临睡前还祈祷了一遍,希望有个好心人。

一曲抒情的钢琴曲将沉睡中的七七唤醒,她揉揉惺忪的睡眼,扯了扯小五子的毛毯。小五子是七七的发小,她真实的名字叫吴亭,因为爱吃小五子,就被同学取了这么个绰号。

“小五子,快起床了,跟我去快餐店找找我的书。”

“啊,什么。”小五子茫然的说了句,随手拿起枕边的手机,可怜的说:“七七大姐,现在才六点,你干嘛啊,好不容易有个周末。”说完,蒙头又要睡去。

七七掀开她的毛毯,强制起床。小五子满是不情愿,边刷牙边抱怨,怎么不去折腾小黎啊。等她换好衣服出门时,才发现小黎早不再宿舍了,瞬间懂了,她又去和康桥约会了。因为关系亲密,无话不谈,自从大班长康桥把小黎“拐骗”走后,小五子也就成了倒霉的对象。

“我觉得你的书,可能早就不在了吧,就算那个男生不拿,也保不准被谁丢在垃圾桶里的。”小五子热心的帮她推断着。

七七白了她一眼,大步朝快餐店走去,留下小五子边小跑边喊着:“七七,七七,等等我。”

七七不凑巧的赶上了早上的饭点,店内人来人往,有些乱乱的,她顾不得许多,走向昨天那个靠窗的位子,空空如也。

“该不会真的像小五子说的一样吧。”七七小声说了句,顿时失望了。

“七七。”小五子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谁知,恰巧服务生来上酒,一个不小心,红色的酒水在她白色长裙上慢慢晕开,好像一朵朵红色的小花。蕾丝边的裙角,还在向下滴着红色的液体。

“对不起啊。”服务生赶忙道歉,七七就近拿起了餐桌上的纸巾,帮她擦拭。

小五子仰头直勾勾的瞪着对面的服务生,本想发泄一通,但是毕竟人家已经诚心道歉,于是慢慢压制了怒火,白了他一眼,转身去了洗手间。七七对他不好意思的笑笑,也跟了过去。当她们出来时,发现他还在那里站着,好像等人。

“你还在这干嘛,等着再洒我一身么?”小五子没好气的说了句。

服务生不恼反笑,七七仔细打量着他,同样欣长的身子,高挺的鼻梁,忽然惊喜的问:“你是阿朗的朋友陆宇。”

“你,”他指着七七,显露出一丝惊诧:“你是阿朗的女朋友。”

“不,不,你误会了,”七七使劲摇摇头,解释着,“昨天,我们只是偶遇而已。”

“偶遇。”陆宇和小五子异口同声的说,明显的不相信七七。说完,又嫌弃的看了对方一眼。

“对,偶遇,然后,他请我吃了饭,再然后,我有事走了,因为走的太匆忙了,我的书忘在了那里。”边说,七七用手指了指那个靠窗的位子。

“你们打扫餐桌时,可看到了我的书没。”七七直直的盯着他的眼睛,希望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可换来的却是陆宇茫然的摇头。

“算了,七七,别要了,再买一本吧,不然,我帮你买。”小五子大方的说,拉着七七就要离开,陆宇忽然冒出了句:“昨天,阿朗把书拿走了,不过他不经常来这里,但是我可以把他的手机号告诉你,你自己去跟他联系。”

听到这个好消息,七七眼睛放出了金光,自己果真是个幸运儿。

七七和小五子的背影,就这样越走越远,渐渐地,消失在了陆宇的视线里。

考虑再三,七七决定选择发短信的形式。呆呆的看着屏幕等了好久,终于有了回复,不过阿朗觉得短信太麻烦了,直接打来了电话。七七正犹豫不决的拿着手机,接还是不接,小五子一把夺过手机,开了免提。

电话那端传来好听的极具磁性的男声,“你好,我是明朗,”未等七七询问,朗就直奔了主题:“昨天你走的太急,书我就暂代保管了。”

“谢,谢谢你啊。”七七又有点短路了,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

“明天我会去书店附近的那个补习班上课,到时候再给吧。”听到这,小五子突然喊了句:“七七,他跟我们在一起补课啊。”

七七递了个眼色过去,小五子赶忙捂住了嘴。

“我们在一起?”朗试探的问。

“嗯嗯,明天见。”七七匆匆挂断了电话,恨不得掐死小五子。

“哇,七七,他长得怎么样,帅不帅,不过,他的声音好好听的。”小五子花痴的笑着,并且坏坏的看着七七,“你是不是喜欢他啊。”

“你想什么呢,”七七伸手挠她的痒痒,“叫你胡说,小五子。”这可是她的软肋,面对七七的进攻,小五子手足无措,两个姐妹在床上滚成了一片,笑声在房间里回荡着,像铜铃般,响彻着青春岁月。

我们是姐妹,所以无话不谈,我们是挚友,所以无话不说。也许生活中会有争吵,有摩擦,但是它们总会化为我们友情的小插曲。七七在日记中写了这么一句话,她真的觉得自己是幸运的,虽然没有完整的家庭,没有可以炫耀的家世,没有金钱,但是却有着不离不弃的好姐妹,大胆专情的小五子和温柔专情的小黎。她也羡慕着她们,可以义无反顾的喜欢一个人,而自己却总是缺少勇气。

03. 有些遇见,给了我们以后,却没有给我们永远,永远有多远,谁也不知道。

——七七

七七从未想到,还可以再见到那个阳光的少年,而且还是在补习班。

上午的课就这样讲完了,其实也没讲太多,基本还是自学,七七费劲的计算着一道道数学题,刚想伸个懒腰,两手还没抬起,就看到了坐在前排的阿朗,他正全神贯注的盯着自己,眉头微皱,似乎在思考什么。

七七扫了下左右,小五子早就逃之夭夭,跑到了小黎和康桥大班长那排凑热闹了,还时不时回头望着她贼笑,好像在说,感谢我吧,给你们创造机会。

七七撇过头,索性不理她,诧异的问了朗一句:“你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

“看看你做的题,真是笨死了。”说着,朗拿过她的数学试卷,认真的检查着,时不时训一句,“这么简单的题也算错。”

七七撇撇嘴,小声喃喃的说:“本来数学就不好么?”

朗抬眸瞥了眼她,嘴角却漾起了笑意。看到七七那略略可怜的模样,反倒更加觉得可爱了。

七七趴在桌上,乖乖的等待,朗棱角分明的脸庞和精致的五官,在阳光下更增添了帅气。微风拂过,她嗅到了朗身上洗发水的清香,淡淡的,是柠檬味的。那也是她最爱的味道。

“你就是个笨丫头,”朗得意的把试卷还给她,微微笑着,顺带食指点了下她的鼻尖。七七尴尬的红了脸。幸好他没注意刚刚自己一直偷看。

“就你聪明,聪明干嘛还来补习班。”她伶牙俐齿的反驳。

“更正,改不完不许吃饭。”朗转着钢笔,几分得意。

七七看着试卷上的错号,欲哭无泪,可怜巴巴的望向朗,朗不理她那一套,低头翻看着一本课外书。

“咕咕”肚子也开始反抗朗的专权,那么霸道,没天理,没人性。

七七虽然不满,但也不好骂人,毕竟人家好心好意帮助自己。于是随手拿了张草稿纸,仔细的演算着,因天气炎热,再加上心里急躁,不一会额头上就堆满了细密的汗珠。攻克完最后一道题,七七终于放下了手中的笔,擦了下额头的汗珠,幸福的伸了个懒腰。

“做完了,”看到朗在认真的读着,好奇的问:“你也喜欢琼瑶?”

“就你这种小女生才爱看这样的书,幼稚。”朗严肃的否定着,把七七上次遗忘的琼瑶全集完璧归赵。不过那些唯美的故事,却留在了他的心里,在水一方中,朱诗尧对杜小双说,你等他多久,我就等你多久。七七,我们就是为了等待彼此吧。

七七微微笑,如果不是它,可能他们不会有这么多牵扯了吧。

“去吃饭吧,七七,帅哥。”小五子突然走来冒出了句话,别有深意的看着他们。

“呵呵,好啊,美女。”朗笑笑,嘴角勾起完美的弧度,冲七七眨了下眼“笨丫头,走吧。”

“我不叫丫头,我叫七七,七七,记住了么。”七七不满的辩驳着,最后又送了他一记白眼。

“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哈哈,快走了。小五子推推搡搡的将他们推出了教室。没想到出门就碰到了那个倒霉鬼,陆宇。

他正拿着篮球走来,额头尽是汗珠,看到七七和阿朗在一起,也露出了和小五子一样的笑,拍了拍阿朗的肩膀,假装抱怨的说:“你小子够意思啊,把我一个人晾在那么热的篮球场,自己却一怀拥二美。”

“活该。”小五子得意的说,这个可恨的陆宇,她是忘不了的,不是他的杰作,她美丽的裙子还不会变成一幅百花图呢。

“大小姐,我好歹也道歉了吧,你不用每次见我就嘲讽一顿吧。”陆宇嘻嘻哈哈的说,随后把球准确无误的投到了教室里,“我请你们去吃饭,怎么样,洗刷我的罪孽。”

“好啊。”小五子爽快的答应,等的就是这句话。

补习班虽然简单到一个空调也没有,但是外边的环境确实不错,一条街,全是小吃,并且都有着免费wifi。七七不在乎这些,只要可以凉快会就好了,在太阳下走了一路,早已快成了烤肉,只差撒盐了。

陆宇带他们来到了一个叫烤烤烤肉的小店,七七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要把烤重复三遍,难道别人不知道么。“笨丫头,别再挑刺了,快点进来吧,这么热。”

“知道了,阿朗弟弟。”七七特意拖长了尾音,得意的看着阿朗,微微笑着。阿朗脸上三道黑线,居然被这丫头占便宜。小五子疯狂点餐,狠宰了陆宇一次,幽幽的看着偶尔斗嘴的两个人,只是安安静静的吃着冰淇淋,不多说话。

“阿朗弟,”刚出口,七七忙捂住了嘴,“阿朗,你叔叔的店里还需要员工么,我想去打零工,赚点钱。”饭桌上少了话匣子,还真是有点尴尬,七七打破了沉默。

阿朗看着她,“你很需要钱么?”

七七皱了下眉,她不想告诉任何人家里的情况,那也是她不忍触碰的伤口。于是她选择了撒谎:“积累社会经验,而且又不耽误学习,不是么?挣了钱还可以给自己和妈妈买些礼物。”七七微微笑,清澈的双眸望着阿朗。

“对啊,积累下经验,七七是个善良懂事的孩子呢。”小五子圆谎的补充了句,她知道,七七是个自尊心极强的女生。

“你真是个懂事,善良的,”阿朗故意停顿,又接着说了声:“笨丫头。”

七七白了他一眼,用一串烤肉堵住了他的嘴。

虽然偶尔争吵,但是阿朗还是很靠谱的一个人,第二天就给了七七她想要的结果,薪金是一月六百。

谢谢你,七七看着阿朗发来的短信,轻声说。

04

七七不想给阿朗添太多麻烦,早早的就去了快餐店,比约定的时间提前了半个小时。她习惯赶早。

“老板,你好,我是七七,阿朗介绍我来这里打工的。”七七十分礼貌的说。

老板微微笑:“阿朗已经说过了,十二点到两点,晚上六点到九点是工作的时间,一月六百,你觉得可以么?”

七七也笑着,使劲点点头:“已经很好了。”

老板和蔼的嘱咐了句,“那就好好干吧。”随即喊来了陆宇,吩咐说:“阿宇,你带七七去拿套工作服,然后给她讲讲需要做些什么。”

“好的,叔叔。”陆宇乖乖应承着。

七七嘿嘿一笑,露出两排小白牙“你好啊,陆宇哥。

“嘿嘿,来了就好好干吧,到时候会有奖金的哦。”陆宇嬉皮笑脸的说。心想,没有奖金就去吃阿朗那小子。

“嗯嗯。”七七没有太多奢求,只要可以替妈妈稍微分担一下就够了,因为她答应了天堂的爸爸,要好好照顾妈妈。

七七来来往往的端菜,收拾桌子,礼貌的对待每一位客人。虽然累点,但是她心里还是开心的。

工作空闲,也和陆宇偶尔交谈几句。

“陆宇哥,你为什么也来这里打工了。”七七疑惑的问。

想到这,陆宇瞬间蔫了,如果不是自己只想着打游戏,怎么可能被狠心的老妈断绝零花钱呢。但是转念一想,不能给漂亮的妹子留下坏印象,于是陆宇也编了和七七一样的理由。

“来杯冷饮。”听到客人招呼,七七冲他眨了下眼,说了句,你也很懂事呢后就端着托盘离去了。

谁知,步速太快,一杯冷饮一滴不剩的洒到了刚进门的不幸的人身上。心想,肯定要挨骂了。果不其然。

“笨丫头,你还能再笨点么?”阿朗为了不引起注意,刻意压低了声音。

“对不起啊,阿朗弟弟。”七七把他用力推到了靠门的空位上,边拿纸巾擦拭他手臂上的冷饮,边还击:“谁让你风风火火的进来了,明明就是你撞得我的冷饮,还强词夺理。”

阿宇恰巧看到阿朗倒霉的样子,走过来,嘲讽说:“你小子也有今天啊。”

他们就是不打不相识,不骂不快活,朗瞥了他一眼,随手端起了他托盘上的香槟,一口气喝完,又擦拭了下嘴角的液体。刚刚打过篮球,他已经热的不想多说话了。

“喂,这可是客人点的,你,还要我再去拿。”宇气呼呼的转身,朗顺便提醒了句:“帮我拿件衣服。”

结束了这倒霉的时刻,七七又重新开始工作,朗静静的坐在他们初次见面时的座位上,看着七七忙碌的身影和那张微笑的脸。一个无声的快门,记录了七七侧脸微笑的镜头,它不仅留在了朗的手机里,还永远的留在了朗的心里,青春里,记忆里,如蝶般美好,如花般绚烂。

05为什么夏天的风是暖的?

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遇见,你就已经出现在了我身边。青春的年纪,略带孩子气的你。

——七七

下课期间,很多学生都耐不住室内的炎热,外出找树荫凉快去了,七七仍埋头计算着数学题,连顺着发丝淌下的汗珠也顾不得。阿朗拿着篮球从文科教室走过,刻意望了一眼靠窗的七七,她那认真的样子,使得阿朗漾起了淡淡的笑意。

“阿朗,快走了。”陆宇的喊声回荡在七七周围的空气里,心头一颤,她不自觉的抬起了头。

窗外,阳光透过树枝的缝隙,变成星星点点的图形洒落下来。偶尔随着习习微风变换着,树影下好姐妹江小黎正在和男朋友康桥说着情话,七七看到小黎眉眼盈满的微笑,她知道小黎是幸福的。甚至在所有同学看来,成绩优秀,温文尔雅的班长康桥和同样优秀温柔的小黎都是绝配。他们本应该永远在一起的。

朗的身影在阳光下被拉长,又缩短,直到他和三两朋友消失不见。

“七七,咱们也出去玩会吧。”缠人精小五子使劲摇晃着七七的胳膊。

“小五同学,你数学题做完了么?”七七一字一顿的说。

“七七,下午做也是一样啊,补习班又不是学校,没有人管那么严的。”小五子眨着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七七。见七七不为所动,又拿出杀手锏,接着摇晃她的胳膊。

“好了,好了,出去玩了。”七七举了白旗。

“七七,你说我们去哪里玩啊。”小五子带着孩子般的兴奋,玩,是她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好动的她是根本安静不下来的。

“你要出来,还问我。”七七提醒了一句,朝小黎的望去,恰巧他们也向这边看来。小黎隔着空气,冲姐妹摆了摆手,好像在说,玩的愉快。她们三个是约定好的一辈子的闺蜜。

“那我们去看明朗和陆宇他们打球吧。”小五子眼中闪过一丝亮光。不等七七拒绝,就拉着她跑去了她们学校的操场,这是明朗最常来的地方。

在他们不认识的时候,七七只知道他是个篮球高手,是很多女生暗恋的少年,本以为他们会是永不相交的两条平行线,没想到他们之间有了那么多的交集。

“阿朗,你女朋友来看你了啊。”陆宇投篮之余仍不忘打趣他,朗微微笑,对着七七摆了个酷酷的造型。因为七七的到来,朗好像投的更加顺手了,三分球一个接着一个。篮球一直是朗的最爱,七七也是,然而谁也没有想不到,以后的某一天,他再也无法触碰自己的最爱。青春总是遗憾的。

“七七,小黎和康桥好甜蜜啊。”小五子忽然羡慕的说。

七七愣了一下,淡淡的说:“你还在想他。”

七七还记得,那个梧桐树下,小五子曾经对她说的秘密,大大咧咧的女孩,义无反顾的暗恋了一个少年十年,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她高兴的对七七说,高考结束了,他说要来这里找我呢,然后带我去吃我最爱的草莓冰淇淋。

青春年少的我们,是不是都爱轻易地许诺什么,最后却把它交给了永不兑现。这是后来的事。

现在小五子依旧快乐着,嘿嘿的傻笑。“七七,你没有喜欢的人么?”

“啊?”七七愣了愣,脑海随即浮现了那个阳光的少年,初次见面时,湿漉漉的头发,把雨水一滴,一滴,滴到了青春的记忆里。

“有么?有么?”小五子追问,直勾勾的盯着她的眼睛,不肯放过任何八卦新闻:“你不喜欢明朗小帅哥么?”

七七严肃的否定了她的猜想:“不,”接着又补充了句:“我只有梦想。”

我真的只有梦想么?她也没法回答自己。

“好吧。”小五子失望的转过了头,看着蓝天,又傻笑了起来,齐耳的短发在阳光下闪着黝黑的光泽。

七七和小五子就这么并肩坐着,将背靠着有力的树干。偶尔微风拂过,也增添不了凉爽,为什么夏天的风是暖风呢?

因为有我在你身边,任何时候,都想给你温暖,这是七七生日时,朗给她的答案。

大约半个多小时,朗和陆宇就别了打球的兄弟,拿了四瓶矿泉水走来。朗递给七七和小五子各一瓶水,挨着她们坐了下来,随即打开一瓶,一饮而尽,瓶子被他扔的老远。

“二位美女,怎么有闲心来看我们打球呢。”陆宇仍是一贯的嬉皮笑脸的问。

“陆宇同学,不要挂着们,好么,我们只是来看明朗小帅哥的。”小五子不肯放弃任何一个打击他的机会。陆宇笑笑,并不生气。

“热了吧,去吃冰淇淋吧。”朗关心的说。

“好呀,好呀,吃草莓冰淇淋。”小五子两眼放光,那可是她的最爱。

“我,”七七犹豫着,想找借口拒绝。

“如果你不想去,那我们就不去了。”

朗失望的转过了头,小五子会意,使劲摇晃七七,乞求着,七七只好同意,这下,朗终于抓住了七七的弱点。当然陆宇也不会放弃打击小五子的机会:“再吃下去,你迟早会变成大胖子,到时候,嫁都没人要,只能剩在家里。”

“臭小子。”小五子恨恨的说,擂起小拳头,锤了他一下,打打闹闹着,感情也越来越深了。

有时候,我们以为永远不会喜欢的人,就在一点一滴的时光里,感情慢慢的升温,直到有一天发现对方成了自己再也离不开的人。

06

经过阿朗老师的严格指导,七七对待数学题爱马虎的毛病,终于改正了,出错越来越少,不再用讲述那么多错题,也就给了他们交流的机会。很多时候,七七也想安安静静的跟他讲讲话,但是真正面对他时,又总会不知说些什么。只是沉默着,偷偷看着阿朗轮廓分明的侧脸,轻嗅着那好闻的柠檬味道。

“谢谢你啊。”想了好久,七七终于说出了口,打破了沉默。

阿朗放下手中的数学题,愣了一下,随后,坏坏的笑着,“那就陪我看场电影吧。”

这还是好兄弟陆宇传授的妙招,看恐怖电影,等美人害怕时,发挥英雄本色,拥美人入怀。

电影院很少座无虚席,尤其是这种恐怖电影,来看的更是极少,朗和七七选了中间六七排的位置。刚刚开始七七还是有点兴致的,看到二十几分钟就忍不住打起了瞌睡,那舒服的椅子也成了她睡眠的催化剂。

朗还津津有味的看着,盘算着计划实施呢,却迟迟不见七七有什么反应,一转头才发现,她早已进入了梦乡。在屏幕灯光的照射下,仍可看到她白皙小脸上微卷的长睫毛,和那小巧的嘴。那熟睡的样子,真是惹人怜爱。朗一时痴了,抬起的手刚想抚摸下她的脸,忽然后排传来了女生的尖叫。原来是个可怕的场景。可那声音那么熟悉。

阿朗回头,竟是小五子和小黎,礼貌的打了声招呼,“你们也来了。”

“嗨喽,帅哥。”小五子尴尬的挥挥手,本来打算找点刺激,怎么碰到了阿朗和七七,这下子回去,臭丫头又要笑话我了。

七七被那一声尖叫从梦中惊醒,迷迷糊糊的问:“怎么回事。”

“没事。”朗笑笑,“电影结束了,我送你回去。”

“哎,你不会生气吧,我实在是太困了,昨天做题做的晚了点。”七七以为朗会不高兴,便急切的解释了句。

“不会的,笨丫头。”朗温和的说,“一起回去么?”

“我们打车回去。”小黎和小五子识趣的先行离开了。

多希望我们可以一直这样相处下去,距离不远不近,温度不冷不暖。

七七曾对着流星这么许愿。

她依旧选择着简单的生活,只不过是成了三点一线,书店,补习班,快餐店。除此,还多了一个阳光的少年和他的单车。

要说以前他的生活只有篮球和兄弟,那么现在他又多了笨丫头和载着她的单车。

那条走了无数遍的路,朗和七七都希望可以永远没有尽头。可是,也只是想想而已。

“笨丫头,被人载着很轻松吧。”朗用力的蹬着车子,爬上斜坡。

“对啊,轻松的不得了呢。”七七故意得意的说,她看着朗被汗水浸湿的白色短袖,嘴角漾起了微笑,伸手在他身后的空气里画了个心,你才是个傻小子。

七七的答案并不让阿朗生气,反而勾起了完美的弧度。

“喔。”下坡路,阿朗双手松开可车把,迎风大喊着。他觉得,此刻他是幸福的。

七七被他的架势吓住了,双手赶忙环了他的腰,“喂,大晚上的你就不能让人省心么?”

“害怕了,哈哈,我会保护你的,笨丫头。”朗认真的说。

有时,我们多想回到过去,可是却只能被迫着奔向未来。

标签: 高中 | 高一 | 小说 | 抒情 | 3000字 | 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