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朵金花和一棵狗尾巴草

一、

赵孙氏躺卧在床半年了。不论白天和夜晚,邻居总能听到她痛苦的唏嘘声:“哎哟老天,快快把我带走吧,让我少受几天罪。”

人们都知道,赵孙氏只是在没人的时候才这么喊,她的不孝儿子在身边的时候绝对不敢,哪怕哼一声。

“再喊,再喊扔你村口池塘边喂鱼!养这么多闺女,到头来还不是指望我,好好琢磨琢磨吧,烦死人。”说着打着满是酒气的饱嗝,出门打麻将去了。

赵孙氏一生勤俭持家,老伴儿过早离世,生了五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女儿分别叫梅、兰、芳、红、菊,儿子叫数不清。梅、兰岁数都大了,身体也不好,没法照料老人,只好每月给钱以示孝心。红、菊在城里都有家有工作,很少有空回家。伺候老人的事只有交给老小,外号叫“数不清”的了。再说了他是唯一的儿子,老人辛辛苦苦攒下的基业,那栋两层十间小洋楼,早晚还要给他呢,照顾老人本应该是他分内的事。

为什么叫“数不清”呢?话说他嗜赌成性,输了钱不会少给,赢了钱大大咧咧的问人家多少,有不义赌徒故意多要,他从来不数,要多少给多少。他说:“数也数不清,下一把端一锅吃定你们!”可想而知,“数不清”逢赌必输,人们乐意叫上他赌博。输完了怎么办呢?有四个姐姐,没了就管他们要,四个姐姐每家每月给1000元,实在花不清。不敢说他没在老人身上花多少钱,但是从老人日渐消瘦的面容和骨架看得出来,生活不会好到那里去。
赵孙氏在生养芳的时候,赶上三年自然灾害,没能力抚养,送给了邻村不远的王家。王家有权有钱有势,有一个大三岁的儿子,夫妻一直琢磨要个女儿,正好天上掉下大馅饼,收养了芳。随着年龄增大芳出落得越来越漂亮,王家给二人定了娃娃亲。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

王家儿子长大后在县交警大队当队长。芳和丈夫哥哥夫唱妻随,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有多嘴的人说闲话,说芳是收养的。芳每次询问父母都被顶了回去,整日里这点心事锁住了愁眉。

二、

人老了心里搁不住事儿。

四个姑娘每月定期看望老人,大兜小兜带着好吃的。老人从来也没高兴到哪儿去,一见几个姑娘的面就拉着手说:“也不知道三妞过得怎样?不知道我死前能否见上一面,都怪我没能力抚养,不会饿死在什么地方了吧,我苦命的三妞妞。”说着一把鼻涕一把泪哭起来。

“别瞎说了,想哪里去了。没准儿人家过得好着呢,保不成有房有车有票子。不过从出生就送人了,还想人家干嘛?可能来伺候你吗?”说话的是四姑娘红。

红的爱人在城里跑运输,一次事故找到了芳的爱人王某,闲聊时隐约感到芳和红是亲姐妹,红偷偷把这个隐藏好久的消息告诉了几个姐妹,考虑到不争气的弟弟和病卧在床的母亲,一直没有把消息透露给任何人。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几个姐妹欣喜之余竟没有相认。再说芳的公公也有病需要照顾,孩子上大学离不开,此事就藏在心底了。

话说芳的老公公上个月得脑溢血去世后,日子轻松多了。一对儿女都在上大学,儿子明年就要毕业了,负担感觉轻多了。

这天休假的儿子得了中风,眼歪嘴歪得厉害,吃饭喝水都困难。医院不知跑了多少家,针灸输液半月多就是不见好转。七打听八打听得知赵孙氏就有祖传秘方,一贴膏药包好,三乡五里都找她。

一次从省城开来一辆大奔驰车,下来几个有模有样的大老板,说要买断赵孙氏的秘方,价钱由赵孙氏定。赵孙氏死活不给:“这都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可不能断送在我手里,我还要传给我的儿子呢。”

谁知每次赵孙氏想传秘方给儿子,“数不清”那个奚落:“指望这个想赚钱,我早喝西北风了。你快收起来吧!”想想也是,虽说平时总有人找,每月最多一两家,还真不够麻烦呢。

三、

眼看孩子要开学了,治不好病耽误孩子学业。芳的丈夫终于开口了:“听说你的生母就会治病,不行找她看看,只是现在瘫痪在床。”

“你说什么?我的生母?”芳一听急了。原来还能找到日思夜想的母亲,而且母亲还会治病:“还愣着干啥,开车走啊,寻药认亲。耽误了孩子治病看我怎么收拾你!”

芳要寻药认亲的消息早通过电话就传到了四姐妹耳朵里,她们何尝不想早日相见呢,这天聚拢到老人跟前,但是如何见面成了问题,怕老人激动受不了,合计一下还是不要告诉老人,只说有病人前来寻药。

芳和丈夫买了各式糕点、奶粉和高档补品,双手都提不动了。院子里一见面,四姐妹面面相觑,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只是芳保养得清秀些,看着年轻。不由分说,五姐妹抱着哭成一团。

“为什么呀,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只把我送人家?”芳大哭。

大姐梅说了:“那时家里穷得叮当响,你刚出生没奶吃,不送人靠什么养你,说不定早饿死了。多亏你家老公婆,把你拉扯大!”

四、

“别哭了,快去看老人!你可要控制住,知道就行了,别再认了,想认也要等以后熟了再说。”

芳从痛苦中回过味来,看老人要紧,孩子的病要紧。来到床前,看到虚弱的老母亲坐在床前,两眼深深地陷进去好像两个小黑洞,门牙掉没了上下嘴唇只在忽闪。芳眼前一黑,噗咚跪在了床边。

四妹红赶忙上前扶起芳:“你看这地砖高低不平,把人家绊倒了。这位大姐来寻药,她那宝贝儿子中风了!”

“啊,得病了。赶紧拿药碗,先熬治,看病要紧,”老人不知道那儿来的精神头,扶着床还想下地亲自熬制:“脸往那边歪,歪得厉害不厉害,重的话我要加一味药,怎么不让孩子过来呢?” 老人询问着病情。

“没事的,孩子病得不严重。”芳心痛老人不让她起身。

药是以前配好的,稍加熬制,弄成糊状,粘在特制的圆布上:“回去给孩子贴上,贴在好的那一边,一周包好!”

芳热泪盈眶,赶紧把好吃的拿到床前,打开软软的蛋糕:“你看我出门急,买的东西不知道合不合胃口?”芳紧紧攥着老人干枯的手。

“怎么不合适,还给我买什么东西,你看这闺女,比我的亲闺女想的都周到,买这么多东西干什么?”赵孙氏乐得眉开眼笑。

芳拿着膏药走出屋外,用手擦着泪水:“我先回去给孩子贴上,治好我再回来认老娘!”那声音充满坚定和自信。

五、

一周之后,芳的儿子神奇地痊愈了。世事就是这么奇怪,如果不是儿子的病,芳一辈子都不可能找到自己的母亲了。也是母亲的膏药好,用在儿子身上有神效!

芳终于和老娘相认了,四邻八家都夸好。都夸有钱的三妞有良心。

从此后,每天人们看到三妞芳把老人推到村子外路口,让老人解闷闲聊天。村民都说:“善有善报,这都是赵孙氏前辈子积下的德!”芳的脸上终于绽放了花朵,她说她要照顾老人到永远!

“数不清”也改邪归正不再赌博了,芳的丈夫答应以后给他在外面找保安的活干,前提是和芳一起照顾好老人。

“数不清”最听芳的话,每天乐得竖拇指:“我狗尾巴草怎么了,有朝一日进城去,看把你们馋得流口水,人贵有命赛神仙!”

标签: 高中 | 高一 | 小说 | 写人 | 30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