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方向

老人想到这些,叹了口气,这时天完全黑了,只有几颗星星挂在阴暗的天际,月亮如一个镰刀孤零零的挂在光秃秃的树枝上,乌鸦归巢的叫声在头顶掠过,老人在想:连乌鸦都回家了,儿啊,你何时回来?
现在,儿子已是一个上市公司的老板,家里住着豪华别墅,有室内游泳池,有后花园,还有几辆不同颜色的保时捷,仅佣人就有十几个,过着天堂般的生活,老头回头看着自己居住了许多年的破屋,还是用土做的,上面早已有数不清的洞,早就已经不能遮风挡雨,老人很想修一修自己的房子,可老人每月仅靠国家补贴生活,那里有闲钱去盖房子呢?况且,儿子又不邮钱回来。几年前,他第一次进城去看儿子,看到了城里的繁华景象,高耸入云的大楼,车水马龙的汽车,来来往往的人群。它犹如一只刚刚从笼子里放出来的兔子,不知所措,儿子派车来接他,他高兴极了,一直站在马路边等着儿子,可到了晚上,儿子的车还没有到,他在马路上等啊等啊,风簌簌的灌进了他的衣领,街上的灯全都熄灭了,阴森森的可怕,犹如不远处魔鬼们在狂舞。老头找到了一个垃圾桶,倚着睡着了,突然,一束光亮从远处奔驰而来,老头睁开眼,看见他等待的儿子正从车里下来,一同下来的,还有两个大汉,他看见儿子,脸上笑开了花。急忙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想抱抱儿子,却被大汉拦住了:“老总这身衣服贵得很,你身上脏乎乎的,别把衣服弄脏了。”他顿让醒悟,附和道:“对、对,不能把衣服弄脏了,城里的水贵!”他的儿子不屑的笑笑“爹,你真老土。”接着转身吩咐大汉“你们俩去把布垫上,别脏了车。”大汉应着,让老人坐在了布上,此时,车窗外风呼呼刮着,呼啸着,奔腾着,吹向了老人心底,一路上,他都没有再说一句话,这是注视着儿子,西装革履,头发梳得服服帖帖,皮鞋擦得一尘不染,再看看自己,一双粗布鞋,不知打了多少个补丁,想到这,儿子把脚缩了缩,却听见儿子制止道:“爹,你坐着别动,别弄脏了我的车。”老人顺从地说:“哎、哎,爹知道了。”……
回过向后看的头,用衣袖擦了擦眼泪,是秋天,晚上的秋天,更加萧条寂寞,只有菊花,在秋风里孤单的开着,被秋风蹂躏的那饱满的花朵已微微残败,老人起身,拿起板凳,默默地走向远方的小路,消失在了夜色当中,而天上,明月正在泛着微微银色的光,对于老人而言,黑夜,是那么的寒冷,漫长……

标签: 高中 | 高一 | 小说 | 叙事 | 9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