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娃娃的天空

“我叫凌坚。”偌大的教室里,我独自站在讲台上做自我介绍。可是除了这句,我说不出其他话。额前的头发帮我挡住了视线,但这也仅仅是掩耳盗铃罢了,我清楚得很,讲台下面一双双眼睛正在好奇地张望着。

我的自卑感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小时候,我唯一做的游戏就是对着一个丑娃娃玩偶讲话,沉默是我大多数时候的姿态。在我的生命里,除了家人,我不向任何人展露我的笑容。

“你是转来的吧,我叫苏布,以后我们就是同桌啦。”我转过头,看到一张灿烂的笑脸。短短的头发,明亮的眼睛,笑起来的时候嘴唇上扬,露出整齐的牙齿。很快,我从他的眼睛里读到了惊异,我只是扯扯嘴唇。我早已经习惯了别人的这种目光,我也不想搭理任何人。

“我想我不需要,我可以一个人过得很好,是不是。”深夜的时候,我抱着我的丑娃娃,对它讲着同一句话。

日子像流水一样从指尖淌过,很快入冬了。那天晚上的风很大,吹在脸上生疼生疼的。走到半路,我发现我的数学书竟然忘在教室里。明天还有个重要的测验,我只好折回去拿。当我赶回教室时,教室的门已经锁上了,灯也熄灭了。班级左边第三扇窗户没有锁紧,可窗户那么高,个子矮小的我怎么爬得上去。

就在我焦急万分,甚至有些后悔折回来的时候,耳边传来一句:“要我帮忙吗?”我顿时七魂吓去六魂,胆战心惊掉过头去,却发现一张熟悉的脸,是苏布。我点点头。他利索地爬上窗台,钻进教室,从我的抽屉里把那本数学书递过来。

在黑暗中下楼的确是件困难的事情,我小心地扶着扶手,生怕踩空。突然间,一只温暖的手拉住了我。我知道那是苏布,虽然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我感觉到他手心的温度。突然,我的脚下踩空了。我试图挣脱苏布的手,却被他死死地拉住了。事实证明,牵着手下楼的后果是,本来摔一个人,现在摔两个人。我看到他的额头渗出血来,心里有些内疚。“快走吧,我没事。”苏布说。

第二天早上,我刚跨进教室,就看见黑板上赫然写着四个大字———“凌坚苏布”,中间画了一颗大大的心。对此我依旧沉默,我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

“谁写的?”刚走进教室的苏布大声责问道,“以后谁开这种玩笑我跟谁急!”说完刷刷地把黑板上的字擦去了。我当时尴尬极了,而且我感到苏布也陷入了尴尬。接下来的日子,为了避嫌,我强迫自己不再跟他说话,只是每天晚自习回宿舍的时候,我总会回头张望着,希望能看到那熟悉的身影,可是始终没有看到。

中考很快就结束了。

高一的新生会上,照例是自我介绍。我站在讲台上,望着台下黑压压的一片,仿佛又回到了一年前。我舔了舔嘴唇,说道:“我叫凌坚。”然后嘴唇就干燥得讲不出任何话来。这一切都那么熟悉。忽然间,我非常想念一个叫苏布的男生。

上帝总是那么爱开玩笑,黑压压的人群里,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散会后,我一转头就看见苏布站在我的身后,正笑意盎然地望着我。他让我闭上眼睛,然后往我的手心放了一件东西。

“一,二,三。可以睁开了。”我低下头,望着掌心的那支唇膏,顿时泪流满面。

阳光下,我手中那只草莓色的唇膏被镀上了一层金色。我笑了,笑得那么灿烂,第一次,我让我的嘴角上扬。

我是先天性兔唇,一年前的今天,我曾经许愿,希望有人送我一支玫瑰红的唇膏。

苏布说,他明白我的脆弱,因为他也是一个先天性兔唇的孩子,幸运的是,他的手术非常成功。

标签: 高中 | 高一 | 小说 | 写人 | 12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