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那个的的忧愁

  0
  “抓住我的手,你给我上来!‘”浸泡在冷水中的的手臂早已麻木,纵使泳技过得去的我仍感到分外疲累。
  “不对,不对。你们,都是骗子”同样冰冷的手轻轻挣脱开来。
  “喂!抓紧啊。你听着,我——”
  1
  “阿元,热茶。”
  “不,别叫我阿元,我的名字是何元。还有,再怎么说我也是你长辈。”
  “不就大了那么几个月么,经当了老师。给人一种‘高达的机动战士都是怪物么’的感觉”她作出要开水的手势,摇了摇手中的一缕长发。
  “那是你太笨了。”‘我将水壶从炭炉上拿起,打开一包红茶。
  “哼。”坐在老旧木质椅子的少女不满地扭了扭身子,可能年龄比我还大的椅子顿时接连发出吱嘎吱嘎的哀号。茶色的长发与绯红的太阳相互映衬。地板上,堆积如山的原稿纸与漫画书上,七七八八挂墙上的涂鸦板,都浸染了夕阳的余晖。
  这里是位于社团大楼二层的一间活动室,小小的门牌,龙飞凤舞的印着五个稚嫩的字体——动漫研究社
  “阿元!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幸福会悄悄溜走的!”
  正坐在木质靠背椅上看着单行本的少女,名为逢爱衣,是我刚刚救回来的学生。不过就算我有精神,降临到我身上的,也肯定不会是好事。因为眼前的“这个”就目前来说,就是一个天大的麻烦。
  接过我递来的手帕,她满意地咂了咂嘴:“不错嘛,既洗过又烫了一遍,还有香味呢!”不断摇晃着手臂
  喂喂,你到底有没有被称为紧张干预愧疚感的东西啊我将刚到好热茶的马克杯递过去“温度还可以,暖暖身子吧!”
  “咦?什么。”爱衣双手接过马克杯,小口小口啜饮着,失撘搭的刘海仍未擦干,水珠顺着流下,不断打在地板上“什么吗……咳咳,好热!”有如一直花栗鼠紧紧的握住杯子。
  “……”
  她疑惑的抬起头,呆呆的偏了偏身子。“有什么事么?”
  这个家伙,真的没有被成为常识的东西啊。
  “逢爱衣,女,白帝高中高二A班。非法社团‘动漫研究社’社长兼唯一社员。九月一日也就是今天下午三点在社团招募会上招募会员,因无人靠近,在大庭广众之下从场地旁的跳板跳入露天泳池,可惜是只旱鸭子,被路过的何元老师救出。大概就是这个情况,你有什么要说的?”
  我将笔记合上,再次叹了口气。
  爱衣慢条斯理地回答“因为没有社员,绝望的社长跳到池中表演来赚眼球,这种事是常识嘛”
  你去翻翻字典查一下常识这个词的意思吧。
  “不过哦,阿元你是新来的老师,在水温这么低得时侯救我,而且有我的详细信息,是不是在预谋对女学生下手呢”爱衣狡黠地瞄着我
  “罗嗦了!这么冷的天跳到水中这句话我原封不动还给你。还有这是理事长给我的“白帝高中第一问题学生档案,要我继续念下去么?”
  “……”
  “另外,救一位像秤砣一样沉入水中的将要溺毙的学生是老师的义务吧。”
  “那……那是我脚抽筋了!!”
  “咦?不是要吸引他人眼球么?”
  “呜!”爱衣愤愤地跺了跺脚,“你管那么多干什么!与你无关吧。你也不一定将是我的老师!”随后将身子转向一边,赌气地打开一本漫画直勾勾的盯着。
  糟糕,生气了
  “啊,那个。上次的手帕,谢谢你”
  她的手仍在不停的翻动漫画,如果眼神有温度的话,那一定有70摄氏度。仅仅抿住嘴唇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没有借过你手帕,在那个时候你就不会救我么?”
  “绝对不是!就算我们没有见过,我是老师这是责任。”
  “仅仅是,职业么?”不知怎的,她的语调低了下去。
  未完待续

标签: 高中 | 高一 | 小说 | 小说 | 15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