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不知从哪儿弄回一只灰白相间的小鸽子。据他说是在广场上发现的,这鸽子翅膀好像受伤了,也怕被别人捉去吃了,便不顾众人诧异的眼光,以难看的姿势将它制服并带了回来。父亲花了好半天,做了一个简易的鸟笼来安置它。或许是突然到了一个新环境,被塞进笼子小家伙有点不习惯,躲在角落偷瞄着注视它的父亲。待父亲离开后,它才用喙拨弄着羽毛,好奇地这儿碰碰那儿钻钻,如同一个不谙世事的孩童般。
叛逆
春风习习,夏日炎炎,秋风瑟瑟,冬雪纷纷,四季轮回,周而复始。一朝一夕,一春一冬,时光如白驹飞驰而去,扬起的黄沙遮盖了视野,迷失了方向。趁着迷惘之时,它又如蜗牛般缓缓爬来,让其焦虑不安。浮生啊,别走太快好吗?只怕自己心跟不上。浮生啊,别走太慢好吗?只怕自己的心会受伤。那只鸽坐听花开花败,独听云卷云舒,细嗅雨坠雨歇,如此枯燥地度过每一天。伴随着新鲜感地渐渐消散,它开始厌恶这冰冷的铁笼,用脚爪不停地厮打着笼子。面对着每天准时供给的食物,它开始讨厌这嗟来之食,对父亲的殷勤不理不睬。望着其他鸽子在天空中翱翔,它开始向往笼子外面的声色犬马和自由,将它短短的脖颈不要命的向外钻。羽毛的折断并未引起它的注意,嘴喙的消磨也不放在心上,只想为得到自由而拼命挣揣,和这牢固的铁笼做无意义的拼搏。可它的羽翼还未完全成熟,各种捕猎的经验甚微,再加之正值冬季,食物难觅。倘若出于怜悯而给它自由,其结局必然惨烈。
默默雕琢
父亲那天看着它含怨的眼睛,心疼而无奈。我望着这严酷萧杀的冬季,下了很大的决心说道:“等冬天一过,我们将它放生吧!”父亲点头默许,只祈求它能平安的度过这个季节。它似乎听懂了我们之间的对话,不再折磨自己,而是怀着希冀默默雕琢自己,以便能够在来年的春季展翅高飞。清晨,它在笼中打理羽翼,而我在屋中温习功课。黄昏,它在笼中取食饮水,而我在屋外强身健体。若遇到不如意的事或沉重的压力,我俩对视一眼,共勉:“冬天已经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标签: 高中 | 高二 | 记叙文 | 叙事 | 750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