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之外的飞鸽

今晚,接到父亲电话:你妈老病接连复发,这次可能不行了!

放下手机,坐在电脑前,听着一首《伤痕》歌曲,我的心,巅簸跳起定格在一种永恒的高地,几乎停止呼吸。在这么一个天寒地冻的夜晚,在前不久刚历经一件令我无法平静的家事后。

十天前,家里不幸遇上电火小难,忙得一大家人几天几夜没合眼,千里之外的我,千百种念头、千百种情感在我心头纠集翻涌,最后却化成两粒枯泪。

记得去年国庆长假,我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故乡,我在弯弯的故乡小路上蹒跚、伫立,吃力地辨认着,搜寻着。那河弯、那山岗,好像一切都变了模样,唯有千百种情绪在翻涌纠结。

这是一个重要的驿站,一种严肃的信号。

我猛然悟到时光的迅惶。天雄雄地浑浑,山青青水碧碧,月朦胧鸟朦胧,我就站在这亘古与即刻、旷世与湫隘、遥想与现实之间。

那时很炎热,中午的阳光,夜晚的萤火虫和凉风,月光如银的晒谷场,老头的赤膊和蒲扇,尚存留于我脑海。那时,我躺在竹床上百思不得其解地望着天上的牛郎织女。有大人摸着夜色赶着老牛从田里归来,犁铧与路石摩擦出忙碌的声音,有禽畜狺狺,有夜虫蟋蟋。我清楚地记得,对尘世的事物的亲切妩爱的感觉,就是从那时开始有了的;对生活的热炽的奇异的激情,就是从那里开始有了的……

故乡的冬天总是在烟熏火燎的柴草堆里噼里啪啦的。故乡的雪和下雪的日子,总给我以银色的回忆。没有哪里的雪比得上故乡雪。真的,那般的缠绵缱绻,那般的意味深长。我坐在炉火边,用火钳在炉灰里点点划划,听大人们讲一些似懂非懂的事儿。一种怎样温暖的感触?一种怎样柔怜的情怀?在寒冷的冬天和多雨的春天,我那时多么害怕贫困、害怕失去亲人、害怕家里有什么不幸和变故。

亲人之间的牵挂总是说不明道不白的。以至于现在,一年又一年,每当我见到渐渐凉起来的秋天,那带着寒意的嘶嘶叫叫的秋天里的风,那渐渐的不知不觉地黄了起来的树林,那在寂寞中飘零的叶子,或者无论哪一个瞑瞑薄暮,见到缈缈的远处渐渐黯淡了的景色,一股淡淡的情愁就会袭上心头,我就想起了故乡,想起了亲人。

而如今,我远离故乡万里之外,经常被一种不可明状的情绪牵引到故乡,使我忆起了童年的时光,那是哪一个夏天?哪一片金黄金黄的阡陌,我赤着脚在故乡多石的小道上走,好像有树影寂然丫立?有小港里的水哗哗流淌?……有时,一抹儿时的往事如烟般在我眼前悬浮又攸然飘散;有时,深更半夜似梦非梦之际被炽热的乡愁灼痛了心灵。一注故乡的日光斜斜地照射过来,一缕故乡的炊烟袅袅地漫了过来……我好幽怨好凄惶啊。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故乡的一点一滴使我如此这般。

童年的回忆总是和过年联系在一起的。亲人团圆真是一种感情的滋补。我像一个圣徒般对待这过年的几天日子,恨不能挽住时光的分分秒秒。唔,过年的感觉实在是一种庄严的感觉,直到现在,我还是这样。

乡情,亲情,人世间还有什么比这更能触击人的心灵呢?人世间还有什么比它更能护袒人、营养人呢?人世间还有什么比它更能给人以慰藉、信赖呢?真的,只有当我们回到故乡,面对亲人和故土的时候,才有那种如释重负的感觉,那种回归的感觉,那种温馨的感觉,这时我才想起和觉得,自已是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名缰利索已使我精疲力竭、伤痕累累,村子里的人老了,有的人长大了,有的人嫁走了,有的人嫁来了,熟悉的面孔少了,陌生的面孔多了。山,已不如过去的高大;野,已不如过去的空旷,那块场地呢?那个巷子呢?那个捉迷藏的仓库呢?那棵掏鸟蛋的老树呢?……唯有一缕烟霭挂在远处的上空,犹如一段缥缈的岁月。

每次回一趟家,我和那些父老乡亲闲聊,总想找到一种什么。我遥想起那些老人们的青年,觉得他们比过去淡泊多了,穆静多了,超然多了。山风吹拂他们的人生,山泉润泽他们的性灵。他们已经完全接受和接近了这块质朴的沉默的土地。我仿佛收获了许多,充实了许多,重新回到刚结识的异乡都市,又以一种新的姿态活着。

噢,我追怀逝去的岁月,是要更加珍惜我的现在,更好地面对我的未来。我在此刻驻足回首,也在此刻憧憬期待,有一种沧桑感涌来,有一种悲壮感涌来,有一种成熟的力量涌来。

故乡啊故乡,我对你的缅怀总是情不自禁的,我对你的思念总是剪不断理还乱的,我对你的凝望总是泪眼朦胧的。

故乡啊故乡,你放飞的这只鸽子,总是飞也飞不高,飞也飞不够……

标签: 高中 | 高三 | 散文 | 随笔 | 1500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