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如歌

绿衣渐浓

枯黄的草抽出新芽,树梢冒了绿枝,连墙角也绿意盎然。立春之后接连下了几场雨,是这雨染绿了这景致吧!

春天的雨总是静悄悄的——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天蒙蒙亮的时候,外面的雨像是哪位多情的姑娘扯断了绿手链,滴滴答答敲我的窗。等到天亮些了的时候,这毛毛雨比猫步还轻,跌进树叶里,又叮叮咚咚落在地上,敲响生命的钟。你看,那些嫩嫩的,绿绿的小草,从大地的各个角落探出脑袋来了,惹得这儿绿了一片,那儿绿了一片。柔柔的,软软的,绿得养眼。田野里最是绿得可人,田埂上被小草挤满了。水田里披着蓑、戴着笠的人们深一脚,浅一脚,把眼前的田染绿。整个山头绿一层叠着一层,每一层绿都悬在半山腰上。这绿绿的苗儿任雨撒在身上,也拼尽了全身的力气吮吸这贵如油的春雨。

夏日蝉鸣

夏是一个热得极致的季节,也是最生机勃勃的季节。 不信,你去瞧一瞧那塘里的荷花。荷叶一片连着一片,不留一点儿缝隙。一阵风吹过,便掀起一阵绿波,霎时间从荷塘的这头传到那头去了。荷花盛开,白的似雪,粉的似霞。有的羞答答含苞欲放,有的开败后留下了一个个饱满的莲蓬,活像一个个小喇叭。坐在桥头,手里剥着,嘴里吃着莲子,脚丫泡在清清凉凉的河水里,别提有多舒坦了!你若是还不信,我带你去林子里看看,去听听那蝉鸣。不论白天黑夜,这知了总是不知疲倦地叫唤着,像是在述说夏天里的故事。这林子里清爽得很,树叶一茬盖了一茬。找个阴凉的地儿靠着树干躺下了,这蝉鸣到成了一首催眠曲,和着夏天的独特气息,能让人睡上一个下午。怎么样?这回你信了吧!

秋风送草香

听过花香,这草香倒不曾注意过。其实草香与花香无异,只是不引人注意,更适合这白话凋零的秋天。 在秋风呼呼地吹的时候,草收敛了绿,显出枯黄的颜色来。河堤上满是这枯黄的草,不知谁拿了镰刀收了这些草,留下半截草茎。我俯身看这草茎,不小心栽了个跟头。栽在这柔软的草垫上鼻尖不小心捎来一缕淡淡的草香。一不小心,这香就贯穿了整个秋天。

冬的故事

雪一片一片地下了起来,任凭这枝桠空空荡荡,任凭这寒风刺骨,它也要将这世界装饰的晶莹剔透。街角有人祝福,巷口有人哭,这季节才是变幻莫测。相聚是这冬天里的一缕红,离别是这雪里的一缕蓝,眼角的笑和嘴角的忧,怕是这冬天里别有景致了。 一年的四分之一是冬天,人生的四分之一也是在冬天。这冬天里发生的故事是最奇妙的,请莫要拒绝冬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