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冬天

即使路上没有花朵,我也可以欣赏荒芜。

——题记

冬,一如既往地属于寒冷与孤寂,似包裹地球的大气层,吞噬着大地的一切,包括生命。

万籁寂静,拥有一种悲欢交织的心情,内心酝酿着甘与苦,虚与实,在不断地辨证,与回忆。是大约在冬季的年岁,是一次次获得如新生般的感悟的痕迹。冬的力量不仅在于寒冷,更在于一次次地凝固身上的一切世俗杂念,只保持一颗清醒的心。

冬季的校园,是一个宁静的世界。枯叶从树上悄然随风飘落,辗转,沉睡在冰冷的地面上。一层,又覆盖一层,堆砌出生命的厚度。不时有风调皮地掀起落叶,翻滚向前。一群互相追逐的孩子。

打破这一宁静的是悦耳的下课铃声。随之是凌乱的脚步。有些人是快步向前,为了节省花费在三点一线间的时间;有些人是成群结队地浩荡走过,欢笑声不断,一时快乐无比。以致于,欢笑声淹没了脚步踏碎叶子发出的“吱吱”声——这生命优美而华丽的乐章。

殊不知叶子用坠落证明换季,然谁能深知这坠落酝酿了多久?生命历程的艰苦并非这坠落与抽芽瞬间所能展现,更何况这周而复始的发芽与落叶?

置身于凋零的大树之下,仰望着被枯枝分割成无数碎片的天空。风起,落叶以大雪纷飞的姿态,席卷眼前。沐浴于这八度空间,是生与死在相切,灵魂的交换。淡定安宁。

在生活的刀刃上,没有畏惧的人最终能够获得真正的安宁与淡定。如同勤劳和坚忍的牛,身上有艰辛的鞭痕,拖着一柄恩善的铁犁,一步步苦行。一生默默吞咽了诸多或喜或悲的往事,个中暗自体味世间百态。亦如硕满的稻谷,它的成熟竟是让镰刀拦腰而过,从光秃秃而绿油油到金灿灿,再变回光秃秃,如此轮回。它是以自己的倒下,扶起人类的站起!它的使命并非在于其生长,饰扮自然,而在于以死亡滋养生命的新生。

这岁月的宁静安好,叫人无限清晰地看到生之优美。总是要涉过这么多泥泞浑浊的路,才能尝到藏在命途最深处的甜蜜。就像冬天里的落叶植物与休眠动物,经历了严冬才能有新春的生机。

时光在树上写史,上古的颜色才读毕,忽然又看到了当代。旧与新,往昔与现在,它们在时光行程中相互辨认,以美为最后依归。生命之美莫过于此。

忘不了,那个严冬,又一个生命的间期……

我喜欢鸟语花香的春天,喜欢苍翠欲滴的夏天,也喜欢硕果累累的秋天,但我更爱那白雪皑皑的冬天。冬姑娘匆匆接走了秋婆婆的班,带着她给大自然的礼物,来到了人间。

初冬,是一位美丽的,高贵的公主,舞动着她那神奇的面纱,送来片洁白的雪花。你瞧!一颗颗小小的雪粒,像撒下的白砂糖一样,它们在空中飘舞着,并不着急落地,好象舍不得离开天空似的。它们悄悄跳入行人的衣领里,无声无息的消失了。接着,一片片的小雪花像烟一样轻,玉一样洁,银一样白,飘飘洒洒,纷纷扬扬,从天而降,亲吻着久别的大地。慢慢的,慢慢的,小雪花变大了,变厚了,变的密密麻麻,就像谁用力摇动玉树琼花,那洁白无暇的花瓣纷纷扬扬的落下来;后来,雪越下越大,小雪花们在半空中你拉我扯,你抱住我,我你拥紧,一团团,一簇簇,仿佛无数扯碎了的棉花球从天翻滚而下。

这时,整个世界就边的迷迷茫茫,美不胜收。早晨起来,冬雾弥漫。雾散之后,立即出现一幅奇景:那青松的针叶上,凝着厚厚的白霜,像是一树树洁白的秋菊;那落叶枝条上裹着雪,宛如一株株白玉琢的树;垂柳银丝飘洒,灌木丛都边成了洁白的珊瑚丛,千姿百态,令人扑朔迷离,恍惚置身于童话世界之中。路旁的树木缀满银花,毛茸茸的,比原先粗壮了,建筑物像琼搂玉宇似的闪着耀眼的银辉。小路上就像铺了一层白色的地毯,有仿佛妙手的画家为大地绘成了一幅白色,纯洁的图案。

雪,以她素洁的灵魂,动人的姿色,神奇的变幻,不知博得了多少文人的钟爱,留下了数以万计的千古绝唱。真是"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柳宗元的"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含江雪"在人们面前有一次展示出了一幅静谧的风景画!

雪,依然下着,空中的雪花,就像扇动着翅膀的白蝴蝶,轻轻地飘飞着。我爱那白雪皑皑的冬天!

故乡的冬天暖暖的,沉沉的。那儿的冬天不下雪,但伴儿总是有的,那是冰――晶莹的沉淀的永的精灵。

故乡的冬天是不甘于寂寞的,因为有我们陪伴。现在想起,十年过去了,无声,无息,留下的,是沉淀的记忆。

那年的冬天似乎挺冷的,一眼望去,茫茫无尽的凄凉。风儿肆虐,小草无神,残杨败柳,一切,都在这阴冷的冬日里老去了,睡去了,死去了。惟有我们,一群野蛮的顽童及那银铃般的笑声,给了他灵魂。儿时的我们,常流连于几亩稻田之间。夏至时,田野里生机一片,我们穿梭于田间小路,戏青蛙之乐,捉泥鳅之趣,言之不尽,倒也颇有几分鲁迅先生儿时百草园的情趣。有时,不自禁地硬往田里栽,也得引来一阵嘲笑,哭着鼻子回到家里,对母亲是有苦言悲,有屈道哀,痛哭流涕,谁知母亲也不以为然,笑着说:“活该!”当然,冬天里的记忆似乎更难以割舍。

那年冬天的稻田里结了好厚的一层冰。天气特冷的清晨,我早早地起了床,匆匆地吃过早饭,携着钓竿奔向田野,在那里,伙伴与我总是不期而遇。这时咆哮的寒风甚是狂妄,却也无奈,或许听见了我们的笑声,它也胆怯了吧!为什么笑呢?也许对于天真的我们,朋友的相遇也是一种快乐吧!清晨的雪气还未散去,田野的冰块却依稀可见。晶莹透亮的,宛若一个冰清玉洁的世界震荡一下底里的水,这世界便晃悠起来,宛如一地可以随意扭曲的水晶。当然此次前来,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我拿来一块石头,在冰上砸开了一个洞,拿出钓竿,颇熟练地把鱼钩投入洞口,钓什么呢?不知道,实际地讲,是泥鳅,青蛙之类,可冬天里那来的泥鳅,青蛙呢?想起来,那时真够“傻”的,当然,有时也挺害怕钓上些小蛇之类的,尽管这只是无稽之谈。

现在我还真希望能钓到些什么,童年的天真、纯洁,亦成一根小草,一块小石也好,至少还能唤起我对儿时多一点的回忆,然而,现在除了那一点,多的没有了,一切都正在试试慢慢变淡,是自己的思想作崇,还是岁月的冲击,亦成是如今如此教育的扼杀?我实在不懂,只能任它发展,其实,忘了也好,忘了就没有怀念,没有不舍,没有悲伤……

转眼间,朝阳出来了,暖暖地照着我们,我们对着它痴痴的笑,尽管还是手空空一无所获。当然,我们约好,明早再来。

岁月如风,轻轻划过,转眼十年弹指一挥间,物是人非。都说现在地球的大气正在变暖,所以家乡到了冬天,也不怎么结冰了,稻田也大多开垦成了茶园,改种茶苗了。

冬天,给人的感觉是寒冷的,冷酷的,令万物失去生机,使花草树木都枯萎、凋谢。冬天不像春天那样万紫千红,使万物复苏,而且给人带来温暖、生机勃勃、依恋的感觉;冬天不像夏天那样炎热,火辣辣的太阳照耀着大地,照耀着所有的植物,令他们吸收足够的阳光,健康成长、枝繁叶茂、郁郁葱葱;冬天不像秋天那样秋高气爽,给人凉爽、舒服的感觉……

许多人不喜欢冬天,他们不喜欢冬天带来的寒冷,令万物失去生机。但我喜欢冬天。冬天的到来,人们会穿许多衣服,把自己包裹起来,而我,要感受冬天!我渴望感受下雪时的情景,渴望感受“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景色!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地,下着鹅毛般的雪花,像一只只美丽的蝴蝶,在空中旋转着、飞舞着,慢慢降落……

我喜欢冬天!有一句流传比较广的农谚——“瑞雪兆丰年”,意思是说冬天下几场大雪,使来年庄稼获得丰收的预兆。“瑞雪兆丰年”在于积雪层对越冬作物的防冻保暖作用。大雪可以防止土壤中的热量向外散发,又可阻止外界冷空气的侵入。“瑞雪兆丰年”在于积雪的增墒肥田作用。地面积雪在来年春季大地回暖时,缓慢融化。融化了的雪水流失少,大部分渗入土中,就像进行了一次灌溉一样,对缓解春旱、做好春耕播种大有好处。融化后的雪水,能够给土壤带来较多的氮化物。瑞雪有如此奇特的功能是由它本身所具有的性质所决定的。研究表明,雪水就其生理性质而言,和生物细胞内的水的性质非常接近,因此,表现出强大的生物活性。植物吸收雪水的能力,比吸收自来水的能力大二至六倍。雪水进入生物体后,能刺激酶的活性,促进新陈代谢。其四,雪水中含有较多的氮化物,比雨水中的氮化物多5倍,比普通水更高,可以说是一种肥水。最后,大雪可以冻死大部分的害虫,来年的害虫就少了。那么,明年就会有好的收成。

我喜欢冬天。冬天像保温瓶,外冷内热,默默地给生命带来严峻的考验。冬天像可敬的严师,磨练着我们的意志。冬天像哺乳育春天的摇篮,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我喜欢冬天的纯洁、高洁。

刺骨的寒风丝毫不讲情面的刮去了人们丰收的喜悦,鹅毛大雪覆盖了一切喧嚣,同时也覆盖了晴朗的心情。寒风中,“讨厌冬天”这个话题以风为载体传遍整个城市,也传到了冬天本人的耳朵里,但冬天并不伤感,她仍旧那么冷静、那么自然,她知道,时间一天天过去,她的孩子——春天,就快回家了。

故事中的冬天恰似现实生活中的幕后工作者,或者是舞台上表演“反面人物”的,他们甘愿受苦受累,只要演出顺利进行,他们会认为那汗水就是甘露;无论导演怎样将反面角色丑化,他们都认为成功反衬正面人物是自己的责任。风光过后,人们往往记得台上哪位演员的表演出色,可谁又能说出这台晚会总策划的名字;电影结束,人们津津乐道的是英雄救美的动人场景,可谁又会关心“坏人”为拍摄“挨打”受了几处伤。诚然,晚会的看点着实在明星的表演,电影的卖点的确在主角的英姿,可看过、笑过之后,别忘了稍带上幕后的演职人员,仅仅这样,那些“冬天”们就会很感动了。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简单的词藻蕴含着的哲理开导着一代又一代人,可总觉得这对冬天有点不公平,给人的感觉似乎在劝你:再熬两天吧!想想春暖花开,这该死的冬天就不那么难熬了!可你是否知道,没有大雪为土地保温,春天的播种会顺利吗?没有冬日的冻结,春季泥土会湿润吗?没有严冬的磨练,春姑娘的脚步会那么健康坚定吗?

冬天是春天的母亲,这话一点没错。所以,不才的我想盗版一下雪莱他老人家的话:没有冬天的到来,就没有春天美丽的临近。冬天是伟大的母亲。春天固然绚丽,夏天着实热情,秋季的确丰满,大多数人都想像他们一样,清纯、阳光、稳重。可我却喜欢冬天,不是我假装另类,不是故作个性,我真的爱冬天的那份冷静、那份无私、那份宽容。由我的性格取向,我以后很可能作一位幕后人,默默奉献的那种职业,我喜欢它,就像我喜欢冬天一样。我会尽心尽力,虽然我不风光;我会踏实肯干,虽然我不耀眼。因为我认为:作个“冬天”,更有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