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成为一匹马

当马年到来时,亲朋戚友到处串门拜年,都会互相祝贺:“祝你马年行好运,马到功成,龙马精神。”可想而知,马受广大人们的喜爱。假如问我想成为一种什么动物?我会说:“我想成为一匹马。”

我想成为一匹驰骋沙场的战马。军旗飘扬,鼓声浩大,到处充满战场中激烈战斗的味道。我是一只披着红色战袍的黑马,我的主人是三国时期大名鼎鼎的大将关羽,他左手拿着青龙堰月刀,我右手扯紧马绳,在沙场上飞速驰骋,打败敌军,我在关羽主人的驾驭之下,仿佛也成了一匹灵动且充满智慧的战马,我奔跑在沙场上,我仿佛成了沙场上的焦点,别的战马因为看到我身上散发出来的光辉而感到惧怕,退避三尺。假若我能成为这样的一匹马,该多好呀!

我想成为一匹自由畅跑在巩乃斯大草原上的马。蔚蓝的天空中,挂有几朵棉花状的白云,火热的太阳散发出无人能及的光芒,使整个巩乃斯草原温暖起来。突然,黑云缓慢地漂浮在上空,所以的马匹都明白将要发生什么事情,我知道是暴风雨即将来临了。顿时,我被身后一股汹涌的气势震住了,我看见成千上万的马从各个谷口、山坡上冲下来。我也跟着一起跑起来,在广阔的巩乃斯大草原上尽情地奔跑,看看周围的同伴们,个个神情都是轻松愉快的,我想,这是因为在群体中体会到一种温暖的气息,在奔跑中令自己的心灵得到有效地释放,挣开束缚自身的僵绳,变得无拘无束。假如我能成为这样的一匹马,那该有多好呀!

马,善良、温驯,是人类的好助手,也是人类的好朋友,我愿成为一匹马。

抗日战争时期,艺术大师徐悲鸿在重庆江北盘溪从事艺术创作和研究活动,有不少传闻甚广的有趣故事,但都不及他画猫赠“马”这两件小事能鲜明地反映他的个性和人品。1941年,蒋介石发动了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国立中央大学的进步师生对蒋介石的倒行逆施深恶痛绝,纷纷口诛笔伐。

在中大艺术系任教的徐悲鸿怀着无比愤怒的心情,回到他在盘溪筹办的中国美术学院后,满怀悲愤画了一幅《怒猫图》,图中一只小老虎似的雄猫立于巨石上,竖起两耳,怒睁着一双像电灯泡一样闪闪发光的圆眼睛,猫须挺直如利锥,咬牙切齿,微张巨口,面向纸外作捕鼠状。

图上没有题词,只写上了寓意深刻的“壬午大寒”4个小字,并盖上了悲鸿名章。不久田汉来访,悲鸿将此画给他看,田汉赞不绝口,当即吟诗一首,用遒劲的书法写在画幅的右上角。诗云:“已是随身破布袍,那堪唧唧啃连宵,共嗟鼠辈骄横甚,难怪悲鸿写怒猫。诗中对徐悲鸿爱憎分明的正义感给予褒扬。

也就在这个期间,由于国民党的不抵抗政策,迫使许多国立学府随政府迁来重庆,仅沙坪坝就集中了国立中央大学、国立重庆大学、四川省立教育学院、国立中央工校等很多学校。遗憾的是沙坪坝学校虽多,却没有一家像样的书店,更不见有能出版和销售进步书籍的地方。因此莘莘学子一再呼吁,渴望有人来玉成这件好事。当时有个名叫陈汝言的江苏人,想顺应民心,办一个“正风出版社”,但苦于缺乏开办经费。

标签: | 初一下册 | 单元 | 一匹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