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语文必修五第二单元作文:那个冬天,有雪痕

已经记不起了那片红土地上的白雪粒是什么时候降落的。那个冬天,很迷茫。

忘了,那个炊烟袅袅的小屋。只能梦中出现吧,总是盖有细细雪痕,屋檐上,瓦槽间。

那时候的我,还没有这般稀疏的胡渣;那时候的我,还没有架起这该死的黑框眼镜;那时候的我,还留有一头飘逸的长发。

然后,可以肆无忌惮地大呼小叫。田野上,山岗里,野地中。

总喜欢雪中,那一抹抹恬淡的笑容,纷纷扬扬的雪花簇拥着稀稀疏疏的人影,似月光中。

那时候,是“自大”的。

远方的涵义到底是什么?明天吗?或许更长。集市上或是大山外?也许更远。

也嘲笑过“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柳诗人。那么冷,为何不回家烤火,虽然没有空调暖气电热炉,柴火该有啊?

但毕竟是那时候。

现在,可体味了“蓑笠翁”的苦楚。

单纯得近乎愚蠢的想法终于被那远方的经典解释得一丝不挂了。

懂了,却一切都迟了;散了,才悔恨当初不应该奔来“远方”。

那时候,雪痕的冬天,回到那“听雪庐”也总有热腾腾般白菜萝卜;现在,强忍着疲倦摸索到空调电脑热水房,等待的却总是冷水冰的猪脚鱼肉。冻硬的。

即便这样,追逐远方的脚步依不停息,如夸父逐日一般。一边呼喊着“生命不息,奋斗不止”,一边顶着狂风,竭力向前;一边高唱着“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一去不回来不及道别”,一边又怀揣着“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隐约中,“听雪庐”又亮起了灯火。远处有人归来,狗儿间或地叫着,震得松树上的积雪扑簌簌地往下掉。

雪花仍然纷纷扬扬,还未填满自远而来的脚印。

这个冬天,也有雪痕,可惜,下的是冰雹。

标签: 冬天 | | | | 那个冬天 |